林欽商 老師

林欽商 老師
書法家

字子瑞,號玉庵

個人故事:

民國五十年生於雲林海濱。自幼家境困頓,國中畢業時雖成績優異,只得捨棄升學,隻身北上任廚師學徒。

民國七十二年入書法名家謝宗安先生門下,圓了從小學書法的夢。初習魏碑,後臨漢隸、篆等各書體,不但奠定書法的基本功夫,而且深切體悟了謝老師渾厚雄強的氣魄。當時謝老的「橄欖齋」門下除了欽商君外,還有位陳龍盛君也是廚師,二位職業相同,處境相似的同班同學,是謝老極疼惜的愛徒。民國七十八年元月在謝老督促下,於社教館舉辦「二廚書法展」,初試啼聲,頗受好評,為書壇增添佳話。

欽商君初入「橄欖齋」時,雖已是「久八八海鮮餐廳」師傅級的廚師,薪俸仍不高,與其夫人邱霜女士方新婚,非但毫無經濟基礎,尚得支援雲林老家。欽商君於臺北市雙連街租賃一小房間為新房,房間內只有一張床及一小梳妝台。晚上九點下工回家後,欽商君若要練字時,新娘就得捲舖蓋先睡地上,欽商君則坐在小板凳,鋪紙於床板上,一筆一畫的臨摹。他們在雙連街住了四、五年,欽商君也在床板上,由北魏上溯兩漢、秦、二周,再回首晉 、唐、宋,與兩三千年前的書家,纏綿悱惻了四、五年,可謂浪漫的「床上書法家」。

謝老一向主張:學書法也就是學做人。是故人品與讀書是謝老諄諄善誘門生者,欽商君本質良善,年少時即好文藝,在「橄欖齋」耳濡目染中自然遵奉師訓,一方面臨池,一方面修整品德、努力讀書。數年的用功,書藝提昇,修為精進,原來就很斯文的欽商君眉宇之間更添些書卷氣息。欽商君的表字子端,是謝老親自所命的,謝老說:「端木賜(即子貢)是孔夫子的得意弟子,又善於經商,乃自古難得的『儒商』。你名欽商,我為你取字子端,就是用子貢的典故,希望你效法子貢。」十餘年前,欽商君、龍盛君與我三人同席聆聽謝老這番訓示,聲聲在耳,彷彿昨日,謝老卻已成仙。謝老有方章子,刻的是「欲起安吳為我評書」(按:安吳即清朝書法家包世臣。),我甚欣羨謝老的神交古人與自信,今夕我不禁想要問問謝老:「老師!可願再評評欽商的字呢?」

民國八十年,欽商君有緣租下中原街一小海鮮攤,名為「三角窗」。欽商君掌廚,夫人跑堂,每天下午四點開始準備,五點開市,待作完生意收好攤時,天都亮了。偶有熟客延宕至早晨七、八點,也得硬著頭皮等。我曾在細雨紛飛的嚴冬夜晚,與欽商君賢伉儷在「三角窗」聊了三、四小時,漫漫長夜,除了我這白食客外,連一位買炒麵的客人都沒有;也嘗因滿座的客人,教我枯坐兩小時,無暇與我閒聊,甚至我還得幫忙端菜、擺餐具。夫妻倆日夜顛倒,胼手胝足奮鬥了四年半,還清沉重房貸後,尚有些積蓄。為了孩子的教育,也顧念自己的健康,當然還有生活品質及念茲在茲的書藝,毅然決然地放棄生意頗穩定的「三角窗」。欽商君賢伉儷在得失間的抉擇,深受內人激賞。

欽商君再回餐廳任「純廚師」,調和鼎鼐之餘,全心投入藝術。定期參與中華書道學會(由橄欖齋書會擴大而成立)、墨緣小集聚會聯展,作品亦常入選省市美展。又從薛志揚老師、洪子脩老師學習篆刻,隨趙天池老師,張有定老師鑽研木板刻書。民國八十七年於臺北市立美術館結識陳明貴老師後,即受業於韜暉書屋。經陳老師引導,觀念眼界大開,書藝不再只局限於書寫的字體、章法、氣韻上,還探索文房用具之擺飾與經營,舉凡印石、筆、墨、紙、硯、裱褙、收藏等,均為書家宜考究者。欽商君開展新的領域,更嚐到文人生活的另一番情味!是年得全國金輪獎書法第一名,臺視「同心橋」節目並錄製一段專訪。欽商君卜居於新莊,近年常參與新莊的藝術活動,頗受賞識,同年受聘為輔仁大學書法社指導老師。

欽商君在藝術方面倒吃甘蔗──漸入佳境。然而,一年前,為了能有更多時間、精神鑽研藝術,欽商君賢伉儷在工作上又換跑道了。於住家附近,承租一小店舖,賣起泡沫紅茶。由夫人主掌,欽商君則跑腿、外送,「相妻教子」之餘,專心玩他的藝術了!至此,我才了解為什麼人人都說:「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一位偉大的女人。」尚未成功的男人,是否能以此請求他人原諒?

欽商君應孟焦畫坊之邀,擬於八月中旬展出學習成果(欽商君自謂:不敢稱為創作),展出作品有書法、篆刻、硯銘 、筆筒、木板刻書等,並要我寫段文字記錄之,自是義不容辭。在橄欖齋中,十多年來,互相切磋琢磨;在生活上,欽商君從結婚、生子、白手起家,至今,我都曾獻上最誠摯的祝福與關懷。因之,此次展覽呈現出的是作品,而我當記錄的重點該是作品背後,大家所不太知道的點點滴滴吧!

生命是嚴肅而辛苦的,欽商君今有小小的成就,不都是憑藉著嚴肅與辛苦,才有含笑的收穫?往後的日子仍長,冀盼各界賢達、書藝前輩、橄欖齋師姐師兄、親朋好友,能給與欽商君及其家人指正與鼓勵!